网视首页 学院新闻 教育评述 人物访谈 学者讲堂 校园文化 青年论坛 行观天下 译制影片
经典作品 精彩自创 影视动漫 立体平面 隽永校情 影视在线 职来职往 校园拍客 官网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网视首页 > 教育评述 > 中学生升旗仪式上求爱受热捧

中学生升旗仪式上求爱受热捧

  演播室: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西北大学现代学院网络电视台的教育评述。

  我是主持人:刘正丽,王新亮

  本期节目的主要内容为:中学生升旗仪式上求爱受热捧

  甲:最近,教育界又有一件惊世骇俗匪夷所思的事件发生,就是一位中学生在升旗仪式上演讲时求爱。这件事很快被晒到了网上,但这一次却意外的没有引起通常都会有的轰动,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大众舆论,都相当的麻木。想必你应该知道一些细节吧?

  乙:当然了。就是西安某名牌中学清晨的升旗仪式上,一位指定的学生代表在进行了例行演讲后并没有马上退场,反而当着1600名同学的面突然向他喜欢的一位女生求起爱来,他说:我就是喜欢她,要对她的未来负责……。演讲本来是升旗仪式的一部分,演讲人由学校在优秀同学中选定,每次换人换主题,这次的主题是感恩,由一位高二同学演讲。

  甲:这的确是件惊世骇俗也是匪夷所思的事件,所以操场上的同学在听了演讲者的求爱告白后愣了片刻后,才突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同时也伴随着一片哄笑。老师随即带下了这个学生,升旗仪式匆匆结束,各年级学生解散回教室上课。事后,这位同学被家长带回。学校让其在家反思。

  乙:这样的事件,在过去一般都会轰动全国,主流媒体也会跟风炒作,因为这类事件的卖点话题非常突出,比如中学生的早恋是最引人眼球的,还有升旗仪式这个隆重场合,再者就是政治意识形态问题等等。但是,这一次媒体与舆论的表现让人意外,基本上是冷漠旁观,好像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

  甲:媒体的麻木清楚地告诉我们:中学生的早恋已经不算什么,媒体再炒这个自己也感到老土吧。近年来学生在大庭广众做非常出格之事也时有发生,媒体与社会舆论自然是见怪不怪了。比如几个月前,也是在某个中学的升旗仪式上,一位演讲同学私自改变了演讲内容,一上场就指责起现今的教育。

  乙:现今的教育以应试为目的,的确可以批评,问题是在清晨学校升旗仪式这个隆重的场合上能不能这样?当然不能,升旗仪式不是研讨会,只能演讲励志感恩之类的正面内容。再者既然演讲内容是提前定好的,演讲又是公共行为,演讲者当然无权擅改内容。

  甲:不过,将演讲内容擅改成批评教育,虽然极为不当,但毕竟不是为私,而几个月之后的这次演讲加塞,则完全是为了一己之私。恋爱本是隐私,早恋已属不当,以已不当之私占用大家时间,散布早恋情绪,是对其他同学的极不尊重,也是对公众利益的公然冒犯。

  乙:从这个角度看,这是一次典型的以权谋私行为,虽然这个中学生谋的不是经济私利,但对全校师生宣布自己欲夺占一位女生的感情,这其实比谋经济私利更为严重。当然,这位中学生未必能想这么多,问题是如果他和大家都不想这么多,而只把以权谋私当成天然合理,这只能让人忧从中来。

  甲:其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类似的事情在大学早有发生。请看网上的这一组照片和消息:位于南京的我国某名牌大学,某天老师走进教室正欲上课,一位男生突然站起来要说话,老师应允。这位男生说:黄金万两易得,知己一个难求。说罢走向一位女同学问: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女同学在其他同学的鼓励下,稍停片刻即回答:好啊!于是,这位男同学牵着女同学的手,走到老师身边,老师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于是男生牵着女生的手走出了教室。

  乙:针对这件事,网上也是一片的叫好声,尤其对那位放任并祝福的老师给予了高度评价,许多网友说:这位老师太好了,成就了一桩美好的爱情。多年后也许人们会忘记这对情侣,但一定会记得这位老师!如此,仍然没有一个人质疑这位同学在上课时侵占大家时间,干扰课堂秩序的问题。

  甲:从上面两个案例可以看出,尽管发生如此之事带有偶然性,但对这类事件不质疑却赞赏是普遍的,前者是高二同学求爱后场下一片掌声,后者是在同学的鼓动下女同学当面答应做男同学的女友,然后男生牵着女生手走出教室。其实偶然的案例代表着普遍的心态。

  乙:发生在大中学生身上这种按常理匪夷所思的另类行为与社会舆论普遍的肯定态度,让真正的教育工作者深以为忧。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作为学生已经越来越没有当学生的原则底线,可以任意而为;另一个是社会舆论对学生这种没有原则底线的任性也失去了教书育人的原则底线。这的确值得深思。

  甲:长期以来,我们的社会舆论广泛持久地传播西方启蒙以来的个人中心、个性至上思想,却忽略掉了西方的另一种社会意识,即群体主义、博爱精神。

  同时也不断摧毁中国的两个传统精神资源,即儒家基于仁义的五伦关系思想和执政党基于社会人的集体主义精神,结果就造成了人们现在普遍的一种心态:自我中心,将个人凌驾于别人之上、凌驾于集体之上。上面的几个例子基本都是这样。

  乙:近年来社会舆论还广泛传播所谓的人性化,却不将人性中的神性与动物性进行区分,只将人性中的动物性放大,来代替人性中的神性。也不将男女之爱中的动物性与神性成份进行区分,只将爱情中的动物性成份放大,来代替爱情中的神性成份。结果许多人以爱情的名义沉醉于动物性的肉体取乐之中。

  甲:这的确令人深思,试想如果一个人的人性中有神性的觉醒,他会随意侵占别人的时间任性而为吗?如果一个人的爱情中有神性成份的主导,他能将美好而隐秘的情感廉价张扬吗?如果人们普遍有清晰的自己与他人、个人与集体、神性与动物性的正确观念,当那位高二男生在升旗仪式上乱讲一通时,台下能有一片的掌声吗?当那位男大学生牵着女生手公开逃课时,台下能一片的叫好声吗?

  乙:这当然不能。但现在社会的实情却是这样。这就给教育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难,一边是要把受教育者的思想境界向上提,一边却要把受教育者的境界向下拉,向上如逆水行舟,向下如顺水推舟。就像那位老师对同学课堂求爱牵手逃课不予制止批评,反而讨好祝福,结果嬴得了一片好名声那样。

  甲:不管怎样,作为教育工作者,还是要有教书育人的良知,要有强烈的使命感,要经常提醒自己,教育首先是一种责任,对家长的责任,对受教育者未来的责任。只有这样,教育工作者才能不为社会乱流而乱了自己的方寸,才能始终沿着教育正途,把一批批学生培养成为社会的有用之才和骨干成员。

  乙:今天的教育评述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甲:再见。


Copyright(c) Modern College of Northwest university
地址:西安市长安区滦镇科教园陈北路1号  电话:(029)81555800
版权所有:西北大学现代学院  陕ICP备10004154号